諜戰深海之驚蟄

7.9
1941年上海,混跡江湖靠販賣情報為生的街頭小混混陳山因長相酷似軍統特工肖正國,被日本梅機關特務頭子荒木惟意外看中,從此卷入一場腥風血雨的地下戰爭。荒木惟挾持了他的妹妹陳夏,逼迫陳山成為日本間諜。為了營救妹妹,具有特工天賦的他只能接受秘密特訓,冒名頂替肖正國前往重慶潛伏到軍統內部,準備竊取重要情報。潛伏生涯驚心動魄,然而作為一個中國人,陳山并不想真的背叛祖國,在共產黨員張離和錢時英對他的不斷影響下,陳山逐漸成長,毅然站到了抗日的陣營。之后,為粉碎日寇陰謀,陳山和張離冒著生命危險再次回到上海,反潛伏進入汪偽特工總部,他們一次次攜手合作,生死與共,在與敵人的斗智斗勇中,陳山最終樹立了信仰,成長為了一名真正的戰士,并成功粉碎了侵略者的險惡陰謀。
打包價格:
劇集列表 更新至 45 / 共45集)
由于版權原因,部分劇集暫時無法觀看,請持續關注更新~~感謝使用愛奇藝!

分集劇情

  • 混跡上海街頭的職業線人陳山剛談下一筆替人捉奸的生意。陳山和同為線人的發小宋大皮鞋和菜刀喝完酒,去了米高梅舞廳。在米高梅門口,陳山看見了曾經讓手下打斷過自己兩根肋骨的上海灘名媛唐曼晴。此時,日本憲兵隊本部特高課課長麻田邀請荒木惟等同僚前來為唐曼晴捧場。在米高梅舞廳內,陳山通過觀察,推測舞女黃鶯當晚欲與徐老板私奔,他在追查黃鶯私藏的金條時驚動了日本人,但他展露的機智卻引起了荒木惟的深厚興趣。在陳山除去喬裝后,荒木惟意外發現陳山竟酷似已死去的肖正國,一個計劃瞬間在荒木惟心中誕生。

  • 陳山再次站在荒木惟面前,荒木惟卻告訴陳山,如果他不能回答出剛才在路上遇見的事件細節,他和陳夏都會死。陳山大汗淋漓地回想起路上遇到的一切,荒木惟突然舉槍對準了陳山,槍響,陳山的脖子上多了一個與肖正國死前中槍位置一樣的傷口。早有準備的千田英子帶著兩名日本軍醫沖進辦公室,開始搶救陳山。陳山從昏迷中醒,荒木惟告訴他,以后他必須努力成為一個以假亂真的肖正國,前往重慶軍統潛伏,完成荒木惟交給他的任務,否則他將再也見不到陳夏。槍傷剛愈的陳山被迫開始接受間諜、特工技能訓練,并被要求熟記有關肖正國的一切資料和社會關系。

查看全部劇集詳情
  • 混跡上海街頭的職業線人陳山剛談下一筆替人捉奸的生意。陳山和同為線人的發小宋大皮鞋和菜刀喝完酒,去了米高梅舞廳。在米高梅門口,陳山看見了曾經讓手下打斷過自己兩根肋骨的上海灘名媛唐曼晴。此時,日本憲兵隊本部特高課課長麻田邀請荒木惟等同僚前來為唐曼晴捧場。在米高梅舞廳內,陳山通過觀察,推測舞女黃鶯當晚欲與徐老板私奔,他在追查黃鶯私藏的金條時驚動了日本人,但他展露的機智卻引起了荒木惟的深厚興趣。在陳山除去喬裝后,荒木惟意外發現陳山竟酷似已死去的肖正國,一個計劃瞬間在荒木惟心中誕生。

  • 陳山再次站在荒木惟面前,荒木惟卻告訴陳山,如果他不能回答出剛才在路上遇見的事件細節,他和陳夏都會死。陳山大汗淋漓地回想起路上遇到的一切,荒木惟突然舉槍對準了陳山,槍響,陳山的脖子上多了一個與肖正國死前中槍位置一樣的傷口。早有準備的千田英子帶著兩名日本軍醫沖進辦公室,開始搶救陳山。陳山從昏迷中醒,荒木惟告訴他,以后他必須努力成為一個以假亂真的肖正國,前往重慶軍統潛伏,完成荒木惟交給他的任務,否則他將再也見不到陳夏。槍傷剛愈的陳山被迫開始接受間諜、特工技能訓練,并被要求熟記有關肖正國的一切資料和社會關系。

  • 陳山正式回到軍統本部,向肖正國的上級費正鵬述職。費正鵬驚覺肖正國嗓音有變,陳山已經因此事面對過“雄獅”的質詢,此時亦能冷靜應對。費正鵬立即以關心的名義命人將陳山送往醫院檢查身體,轉身卻派人查探肖正國失蹤這三個月來發生的一切。陳山檢查身體的醫院正是妻子余小晚工作的寬仁醫院,陳山第一次見到了余小晚。在醫院外面,陳山意外碰到軍統特務的抓捕行動,看到一個身穿披風的女人從圍捕中逃脫。陳山吃完東西再次回到醫院,被告知余小晚已經離開。陳山心中莫名地松了口氣,可是他從醫院回到家,仍然不見于小晚。

  • 陳山受費正鵬指派,槍決疑似共產黨的馬向山。馬向山提供了一個他偷聽到的情報,中共地下黨在臘月十七要去心心咖啡館給“蒲公英”送一部電臺。費正鵬查看日歷發現當日便是臘月十七。而這一天余小晚和張離相約中午在心心咖啡館吃飯。陳山懷疑張離就是“蒲公英”,很可能是在軍統里唯一能爭取的自己人。陳山立即打電話給余小晚,讓她和張離改去祈春西餐廳,余小晚答應下來,卻晚到一步,與張離錯過。周海潮帶人在心心咖啡館外設伏,陳山進入咖啡館坐在角落。卻意外發現張離還是來了,陳山明白自己要立刻想辦法阻止張離被捕。

  • 日方對重慶上空展開轟炸,張離隨著人流逃跑。一顆炮彈在張離附近爆炸,鉆進左腿的彈片讓張離瞬間失去重心,摔倒在人群中。眼看人群密密麻麻涌過來,張離即將失去意識,陳山突然出現,背起張離朝醫院狂奔。醒來的時候,張離看到陳山躺在自己身邊的另一張病床上。陳山如實地告訴張離自己的真正身份和遭遇,他向張離求援,要救出妹妹。肖正國的好友李伯鈞與電訊組的同事洪京軍一起吃飯,無意中說起回來后的肖正國與原來的肖正國似乎有些地方不一樣了。洪京軍故意引誘李伯鈞說出具體事例,兩人的對話被周海潮監聽。

  • 組織核實了陳山的身份,張離前去探望陳山,陳山在張離的提醒分析下,回憶事發當天的細節,發現李伯鈞來找自己時,沒有戴他天天都圍的一條灰色圍巾,而李伯鈞被扎針的地方就在脖子上。兩人意識到,這條消失的圍巾也許就是李伯鈞被針刺的關鍵點。張離答應陳山去查圍巾的下落,讓陳山不要輕舉妄動。另一方面,周海潮也意識到圍巾可能存在破綻,周海潮將張離的照片給到毛老四,讓毛老四跟蹤張離找到圍巾,又安排洪京軍去李伯鈞辦公室找信。張離為尋找李伯鈞的圍巾而四處奔走,她發現有人暗搜李伯鈞的辦公室,與來人發生槍戰,但還是讓對方逃走了,并不知道那是洪京軍。

  • 關永山和費正鵬商量李伯鈞之死應大事化小,將李伯鈞之死推到日諜身上,上報戴局長。至于肖正國仿佛完全記不起從前舊事的疑點,因李伯鈞已死,死無對證,而費正鵬也認為肖正國受傷后昏迷數日,記憶受損也屬正常。關永山為避免周海潮再與肖正國內斗,將其調去中共科任副科長,實則是在中共科安插自己的人。事件平息后,陳山回想起李伯鈞死前對他說的一番話,覺得李伯鈞之死是因為他發現了什么秘密,而真肖正國的脖子上所中一槍并非日本人所為,究竟是誰想要肖正國死,陳山百思不得其解。荒木惟通知陳山在心心咖啡館接頭,要給他下達新的任務。陳山受余小晚囑托,接張離去家里吃飯。余小晚硬拉著張離去參加軍人俱樂部的一個舞會,陳山因為要與荒木惟接頭,沒有一同前往。

  • 陳山被關了三天禁閉,張離偷偷來看他,陳山將荒木惟交給他的任務和他對此事的猜測全部告訴了張離。張離原本就知道馮大奎,抓捕以及審訊馮大奎是周海潮來到中共科后的第一個任務。張離得知馮大奎與日特行動有關后,立即開始行動,準備打聽消息破壞日特陰謀。同時,張離也萌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自己是否有可能通過陳山打入日本間諜機關。陳山從禁閉室出來后開始打探馮大奎的消息,利用荒木惟送的雪茄給馮大奎提示有人營救他,穩住了馮大奎。荒木惟提供給陳山一種強效神經麻醉劑,要求陳山給馮大奎注射,制造出馮大奎假死的樣子,在軍統將其運出牢房后劫走。

  • 陳山請求在中共科的張離幫助自己,可張離執行這一任務時,再生意外,張離只來得及給馮大奎注入了半針劑量。此時洪京軍再次截獲了“櫻花”發出的電波,這證明馮大奎并不是“櫻花”。周海潮暗中壓下這個情報,他認定陳山極有可能就是“櫻花”,他準備順藤摸瓜,將陳山與馮大奎一網打盡,再向關永山邀功,一舉扳倒陳山。馮大奎“死后”,會被運尸車押往七星崗埋尸。陳山迅速找到一處公用電話致電荒木惟,告知馮大奎的尸體已經運出的消息。

  • 陳山從一名同事口中得知有一名肖正國的舊相識沈川正在寬仁醫院住院,此人曾參與兵工廠建設。為接近沈川,陳山在余小晚值班的某個夜晚,特地提著宵夜前往醫院看望她。陳山在余小晚查房時趁機看望沈川,沈川提及肖正國昔日曾提攜過的一名叫朱士龍的混混,他從小就跟著祖輩父輩在各地尋墓盜墓,結果練就了一身地質勘探的本事。陳山意識到,朱士龍或許是獲取兵工廠分布圖的突破口。就在陳山離開沈川病房之時,忽聞醫院倉庫傳來余小晚的呼救聲。陳山匆忙奔向余小晚所在的位置,發現余小晚竟被反鎖在倉庫內,現場火勢兇猛,顯然是有人蓄意縱火。

  • 陳山在防空洞里找到喬瑜,得知昨晚的火和醫院的毒氣都是喬瑜所為。喬瑜派給陳山一個任務,那就是如果飛行員沒有在安全屋被炸死,那就把他們引到防空洞,再由陳山引爆防空洞里的導火線。陳山把喬瑜的派給自己的任務告訴了張離,張離費勁百般口舌,嘗試說服周海潮不要進入安全屋,在周海潮猶豫不決之時,安全屋的定時炸彈爆炸,周海潮和美軍飛行員逃過一劫。突然,不斷有飛機轟炸醫院,周海潮不得不聽從陳山的勸阻,讓陳山帶著美國飛行員往防空洞里躲。

  • 陳山帶領全部飛行員躲入了下水道,逃過了一劫,最終逃至童家橋,聯絡了費正鵬。陳山帶著飛行員歸來,他向費正鵬提議不對外公布飛行員生還的消息,而此計是他唯一能騙過荒木惟的法子。軍統方面商議后認為,在飛行員們傷未痊愈之前,不應再次公開出現,以免成為日方目標,戴笠決定低調處理此事,秘密將飛行員送走養傷,張離被釋放。費正鵬代表軍方秘密嘉獎了陳山。荒木惟質問喬瑜為何讓自己費盡心思安插進入軍統局的陳山成為了一顆棄子,而陳山的死而復生卻讓荒木惟驚訝。陳山成功欺騙荒木惟,相信了美國飛行員已盡數死于防空洞中。

  • 陳山和余小晚、費正鵬吃飯,突然周海潮拿著逮捕令出現,他將江元寶帶到費正鵬和余小晚面前指認陳山。余小晚回想陳山的種種疑點,她心中早已明白也許肖正國不再是以前的肖正國,但她已經愛上了新的肖正國,堅決否認周海潮的懷疑。張離打著余小晚的旗號,說是要替余小晚送一點常用藥給陳山,向看守陳山的人行了些小賄賂,得到見陳山的機會。陳山讓張離別管自己,他擔心周海潮會借機對付張離,認為張離只有與自己劃清界限,才能保證安全。張離讓陳山不要輕舉妄動,自己會安排救他的計劃。

  • 張離帶著防疫車上的兩個人去了關押陳山的審訊室,而這兩人正是張離安排協助營救陳山的人。兩人抬著一個巨大的桶,佯裝桶內都是消毒藥水,三人乘看守不注意,用藥巾將看守迷暈,然后將陳山藏在桶里帶出了辦公大樓。一行人正要上車之時,卻不巧碰上了周海潮。周海潮對防疫所表示懷疑,下令進行檢查。一個日本士兵假裝開蓋,隨即一揮手打暈了周海潮,張離一行人迅速開車逃離出了軍統局。肖正國在黃埔軍校的體檢血型為A型,而此時被關押的假肖正國是B型血。陳山的身份徹底暴露。關永山震怒,軍統第二處內部亂成了一鍋粥,周海潮下令滿城搜捕張離和陳山,余小晚也被控制起來。

  • 周海潮來到余小晚家中逼問陳山下落,余小晚得知是張離助陳山從軍統逃出去的時候,她覺得心反而放了下來。面對周海潮的審問,她有些嘲諷地說,要是我有離姐的本事,我就親自來把肖正國救出去。周海潮反擊余小晚,說她才是最糊涂的那一個,陳山和張離早就背叛了她,余小晚卻認為周海潮一派胡言。他在余小晚家大放厥詞,承認自己早已在上海殺了肖正國,自己就是為了得到余小晚。隨后他為了掩蓋自己的罪行,又殺了李伯鈞和江元寶。正在周海潮得意之時,一把槍頂在了他的腦袋上,周海潮發現二人的對話已被錄音。

  • 陳山與費正鵬談判,讓他給自己一張假圖去騙取荒木惟的信任,讓日本人轟炸虛假的兵工廠位置,再讓費正鵬引導軍統局配合出演,好讓自己和張離能夠順理成章地進入日本人的機構,作為回報,陳山會給費正鵬提供日本人的情報。陳山假裝挾持費正鵬逃跑,并用山間的懸蕩繩索脫出國民黨的搜索范圍,及時趕回與荒木惟約定集合的理發店。陳山告訴荒木惟朱士龍已死,并畫下了朱士龍背上的兵工廠分布地圖,交給荒木惟,荒木惟讓陳山自己想辦法去到上海,自己會在尚公館等待他歸來。

  • 婚禮前晚,陳山帶張離參加特高課課長麻田將軍的生日宴,意外發現唐曼晴的舞伴竟是自己多年沓無音訊的大哥陳河,此時他竟改名換姓成了藥材商人錢時英。張離內心同樣深受震動,因為錢時英竟是她曾經的戀人,那個三年前在任務中犧牲的戀人。陳山邀請唐曼晴跳舞,借機打聽錢時英的底細,兩人互相嘲諷。張離和錢時英在衛生間不期而遇,錢時英正是張離在三年前誤以為戰死沙場的未婚夫,再次見面,兩人都未說破過去的事。陳山質問錢時英為什么多年不回家,錢時英顧左右而言他,陳山怒打錢時英一拳。唐曼晴看出錢時英與陳山關系不一般,更從張離看錢時英的眼神中讀出了異樣的情意。

  • 陳山和張離的婚禮當日,周海潮為確保陳山“必死”,雇傭殺手刺殺陳山。陳山看到沈莫和周海潮,意識到颶風隊的行刺計劃已經暴露。余小晚突然出現,質問兩人卻只換來一句對不起,隨后,余小晚眼中含淚,祝福陳山和張離能找到愛情,并要求為兩人證婚。為了中止颶風隊的行動,陳山暗示張離不要拋捧花,而是將手捧花送給唐曼晴,沈莫發現暗號更改,立即撤退,但周海潮雇傭的殺手卻開槍擊中了張離,場面一時混亂,荒木惟派人捕捉槍手。陳山送張離到醫院,卻沒有醫生替張離手術,余小晚趕到,自愿替張離手術。陳山感激余小晚不顧前嫌,余小晚卻說救人是醫生的天職。荒木惟扣押了婚禮的全部賓客,周海潮、沈莫被捉住。周海潮向荒木惟告發陳山和張離都是軍統特務,剛才的刺殺只是苦肉計。

  • 陳山的小兄弟們躲在暗處看陳山和余小晚談話,陳山讓余小晚回重慶去,余小晚和陳山告別,并表示自己以后會和陳山劃清界限。余小晚走后,陳山看到了劉芬芳和菜刀皮鞋三人,叫來劉芬芳,讓劉芬芳跟著余小晚,看看余小晚住在哪里,菜刀和皮鞋有些不解,陳山什么時候和劉芬芳的關系這么好了。唐曼晴和錢時英知道張離已經脫離危險后,松了一口氣,唐曼晴感嘆陳山看起來油腔滑調的,沒想到卻這么重情重義。醫院里,張離知道陳山沒有把颶風隊假行刺的事情告訴自己后,有些生氣,但眼下的情況,兩人只能靜觀其變,等待荒木惟和周海潮下一步的行動。

  • 周海潮讓千田英子不要相信沈莫的話,并辯解說沈莫是在用反間計。千田英子沒有聽周海潮辯解,讓他上車去尚公館找荒木惟說這些話。而另一邊,陳山剛松了一口氣,荒木惟就讓陳山去親手干掉周海潮。周海潮坐在千田英子的車上,越想越不對勁,多疑的他干脆跳車逃跑,千田英子開槍擊中了周海潮,可還是讓周海潮逃走了。周海潮逃到李氏診所的藥房,余小晚聽到藥房有動靜,前去查看時,發現了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周海潮,周海潮看見余小晚,忙向余小晚求救。余小晚沒法見死不救,二話不說為周海潮安排了手術,取出了子彈。

  • 陳山在喬瑜的賬本里找到了日軍進貨盤尼西林的線索,又從喬瑜處得知陳老板雖然借著日本人的名號做生意,卻在背著日本人賣鴉片,若被日本人知道,陳老板必然大禍臨頭。陳山因此想到了借刀殺人的法子,利用日本人除掉陳老板。他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宋大皮鞋等人,讓他們去準備行動。劉芬芳在碼頭的線人得到了盤尼西林靠岸的消息,陳山實地考察,推測出了藥品的運輸路線,他和張離分頭把這個消息告訴了軍統颶風隊和錢時英。陳山在回程時撞見錢時英和唐曼晴從一家藥鋪出來,之后張離也從藥鋪出來,他想起張離曾買過這家藥鋪的藥,本能的產生了警覺。

  • 陳山得知盤尼西林已被截走,但不是颶風隊做的。荒木調查藥品丟失案,陳山因并未接觸過藥品信息,被荒木惟判定為沒有嫌疑,他看重陳山的觀察能力,要求陳山參與調查。陳山在案發現場發現一顆彈珠,想起家中有一模一樣的彈珠,立刻將彈珠偷偷藏起,卻不料此舉被千田英子看見,陳山只好假裝自己在偷死人手上的金戒指,此舉讓荒木惟鄙夷不已。回到家,陳山試探張離,說颶風隊攔截盤尼西林失敗,懷疑是共產黨做的,張離為遵守共產黨的組織紀律,認為陳山還沒準備好加入共產黨,并未說出實情。

  • 荒木惟判斷中共黨員一定正藏在劍道館內,立刻下令封鎖劍道館。隨后,荒木惟逐個審問劍道館的客人,通過和陳山的分析,鎖定陳老板和錢時英二者之一就是“裁縫”。陳山擔心扁擔譯出密碼紙的內容,不僅錢時英會暴露,那批盤尼西林也會落入日本人手里。陳山開始把嫌疑往陳老板身上引,他知道陳老板前天晚上交易鴉片時也受了傷,提議脫衣檢查。雖然二人嫌疑相同,也都解釋了自己身上的傷和前天晚上的行蹤,荒木惟卻越發直覺錢時英是“裁縫”。陳山故意誤導喬瑜推測陳老板是共黨,喬瑜為邀功,向千田英子進言,千田向荒木惟匯報喬瑜的推測時,特意提到陳山中途打了個電話。喬瑜自告奮勇去審訊陳老板的司機,證實陳老板撒了謊。

  • 荒木惟懷疑有內鬼從劍道館傳出了消息,派千田英子去電話局查劍道館的通話記錄。陳山認定這次難逃一死,但想到錢時英可以活著離開,自己也不算白犧牲,唐曼晴替錢時英作保,讓荒木惟暫時放錢時英回家,路上她告訴錢時英,千田已趕往電話局。錢時英也馬上趕過去,并在門口制造混亂,引出千田英子,自己翻墻進入,讓中共的內線刪除了陳山的通話記錄。得知自己打給劉芬芳的電話沒有被發現,陳山又驚喜又迷茫。另一邊,劉芬芳爭分奪秒轉移盤尼西林,路遇日軍關卡盤查,無計可施之際,張離暗中幫他制造混亂,通過關卡。

  • 陳老板死后,受他欺辱的宋大皮鞋出了口惡氣。陳山向喬瑜討要陳老板的尸體,順勢查探出有一批軍需物資要運到憲兵司令部的消息。陳山和陶大春接頭,討論一批特工被調往一個未知機構,陳山向陶大春請求配合,調查那個未知機構。唐曼晴邀請陳山、張離夫婦晚上到家里做客。錢時英與陳山密會,錢時英詢問盤尼西林的下落,并要求陳山在時機成熟時,配合他轉移藥品。陳山與張離歸家途中遇到趕來報信的劉芬芳,劉芬芳告訴陳山,荒木惟已經查到了燒酒坊,陳山和劉芬芳連夜再次轉移了藥品。

  • 特種物資倉庫的所在地突然爆炸,荒木惟意識到,是自己暴露了倉庫的位置,令倉庫遇襲被陶大春帶領的颶風隊毀了個干凈。這原來是陳山與颶風隊合作,利用前兩輛卡車混淆視聽,又利用荒木惟急于找到盤尼西林的心理,獲得了特種物資倉庫的位置,有計謀地將之摧毀。劉芬芳在陳山的囑托下住到了余小晚的隔壁,冒充熱情的鄰居,時時關照余小晚,卻不慎引起了余小晚的疑心。而醫院里,昏迷數日的周海潮蘇醒了。余小晚發現了劉芬芳是受陳山指使,又讓劉芬芳帶自己去看陳金旺,陳金旺誤以為余小晚是陳夏,余小晚不忍拆穿,便開始幫陳金旺曬起了被子。恰逢陳山和張離來看望陳金旺,余小晚扯斷代表友誼的項鏈和張離劃清界限。

  • 陳山和張離夜晚盯梢別墅,從別墅扔出的藥渣查到了夏枝子得了肺炎,要于近日去藥店就診的信息。陳山將這一消息透露給颶風隊,颶風隊在夏枝子就診當日展開刺殺,不想夏枝子所乘的是輛防彈車,行動失敗。陳山隨即和颶風隊商議,準備利用電臺在理查飯店附近引夏枝子外出行動,再次實施刺殺。颶風隊行動當日,陳山被荒木惟叫到住處下棋,陳山一開始不明荒木惟意欲為何,但交談間荒木惟故意露出的線索讓陳山幾乎斷定,夏枝子就是陳夏,但已來不及給颶風隊送信了。颶風隊按計劃在理查飯店發報,夏枝子乘坐偵緝車來到飯店附近執行任務,被埋伏的狙擊手擊斃。荒木惟和陳山等人趕到現場,陳山不能冒險去查看夏枝子的尸體。荒木惟發現千田英子恰好也在飯店,千田解釋稱自己接到電話,來取老鄉為她帶來的家鄉清酒。

  • 在陳夏生日會上,荒木惟以陳夏為誘餌,想再次令颶風隊出手刺殺,荒木惟自導自演為救陳夏中槍,去醫院途中再遇刺客,竟是千田所假扮。原來荒木惟早已設下計謀,讓女囚冒充千田將其關入牢房,千田假扮刺客行刺后才又換回來。而陳山和張離分析后也意識到,整個生日會刺殺都是荒木惟設計的圈套,為的是讓尚公館的內鬼現身。陳山從以前的家里找來陳夏曾經最喜歡的“電曲兒”收音機送到陳夏房間,而她已經擁有一臺更好的德國收音機。陳山和陳夏跳舞聊天,他發覺妹妹已經變得越來越陌生,陳山認為陳夏不能再繼續留在荒木惟身邊了,然而自己又不能向陳夏坦白一切,陳山十分苦惱。

  • 荒木惟派陳山審問小三娘,陳山知道這是荒木惟的圈套,便順勢誘導喬瑜,讓他審問小三娘。喬瑜十分信任陳山,以為立功機會又來了,立刻向荒木惟主動請纓。喬瑜破案心切,對小三娘實施酷刑至死,此時又在河里發現了失蹤的山口的尸體。一系列事情讓荒木惟開始懷疑喬瑜,讓千田英子開始徹查喬瑜。費正鵬空降上海,他告訴陳山,此前被陳山所救的美國飛行員現已傷愈,國民黨和美方隨后會公開這一消息,譴責日軍破壞中美關系的惡行。為了自保,陳山需把此事嫁禍給喬瑜。費正鵬告訴陳山,余小晚在陳山離開重慶后就不告而別,問陳山知不知道余小晚的行蹤,陳山謊稱不知。

  • 余小晚在劉芬芳的帶領下找到張離,一番爭執和對質中,張離對上了暗號。余小晚終于明白張離和陳山以假夫妻身份潛伏的真相,明白了張離一直以來所肩負的使命,兩人冰釋前嫌。余小晚請求張離幫忙尋找父親的死因和“駱駝”的身份,張離答應余小晚,并勸余小晚去延安,陳山建議余小晚聽從張離的安排,余小晚表示會考慮。張離向錢時英請求徹查駱駝的身份,同時,陳山搜集到新誠商行有批物資將通過火車運往廣州,因麻田在新誠持有股份,這批貨基本可免于查驗。

  • 這天晚上,余小晚帶著陳金旺最喜歡的生煎來到寶珠弄與其告別,正好遇到陳山,二人細數點滴往事,在月色下共跳了最后一曲舞。次日一早,陳山送張離和余小晚到火車站,火車發車前,陳山遇到了同乘這趟火車的日本軍官麻田和他即將臨盆的太太。正當陳山離開火車站時,他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忽然想到此人正是颶風隊原來派去刺殺夏枝子的狙擊手。陳山緊急聯絡陶大春,原來陶大春準備在火車上對麻田進行炸藥刺殺,陳山痛斥陶大春不顧其他乘客的安危。陳山為了張離、余小晚以及火車上乘客的安全,立刻聯絡荒木惟,稱火車上發現可疑分子,需要立刻支援。

  • 荒木惟下令對火車進行全面排查,忽有三個蒙面人趁亂向麻田開槍,正是錢時英為了掩護藥品臨時趕到火車站。荒木惟只得下令暫停搜查火車。喬瑜主動提出追擊蒙面人,荒木惟應允后,陳山附和,也跟著喬瑜追人。喬瑜跟丟了目標,不料被人從背后偷襲。當荒木惟親自追上前去時,只見喬瑜受傷倒地,并聲稱遭人偷襲,而蒙面人不知所蹤。兵力有限,荒木惟派人暫時封鎖石湖蕩火車站,停止搜查,馬上護送麻田回上海。陳山與費正鵬接頭,希望把泄露麻田行蹤的嫌疑人引向喬瑜,順便把美國飛行員之事也載到他頭上,費正鵬同意后,陳山隨即聯系劉芬芳,幫助部署,為嫁禍喬瑜做準備。

  • 麻田專門到醫院感謝受傷的張離,考慮到余小晚搶救有功,希望余小晚留在同仁醫院,余小晚愿意留下來繼續救人。離開醫院后,麻田教訓了荒木惟,讓他永遠不要相信中國人會效忠日本,荒木惟表示自己并不信任喬瑜和陳山,如果陳山有任何反叛之舉,都會殺了他。余小晚順利完成任務,隨后決定留在上海,與陳山張離二人一起戰斗,直到把日本人趕走。費正鵬得知陳山已完成嫁禍任務,向重慶請示,安排披露日方刺殺美飛行員事件。荒木惟看到報紙的披露質問陳山,陳山順勢再讓喬瑜背鍋,而喬瑜已死,死無對證之下,荒木惟雖心中存疑卻也不便發作。錢時英成功接到藥品,發報安排轉移事宜。錢時英贊賞陳山完成嫁禍喬瑜和轉移藥品的雙重計劃,表示愿意做陳山的入黨介紹人。

  • 周海潮找包打聽黑皮跟蹤調查陳山,黑皮拍下了陳山和費正鵬接頭的照片和余小晚在同仁醫院門口的照片。之后周海潮順藤摸瓜,找到了海半仙茶樓,從小二口中得知打聽到陳山和費振鵬明天會來海半仙茶樓碰頭的消息。周海潮向荒木惟告密,稱陳山與軍統第二處副處長費正鵬將于次日早晨在海半仙茶樓接頭。第二日,海半仙茶樓外已被日本特務嚴密監控,周海潮、費正鵬、張離、陶大春、余小晚等人相繼來到茶樓附近,余小晚為了阻止周海潮陷害陳山和張離,瘋了一般與周海潮發生肢體沖突,費正鵬趁亂離開。

  • 以為要跟陳山去大世界游玩的陳夏也從劉芬芳處得到了新的信息。為避免被荒木惟猜疑,陳夏親自去大世界尋找陳金旺。而另一邊菜刀和宋大皮鞋也是想盡一切辦法才控制住不聽話的陳金旺。陳夏送陳金旺回住所,陳金旺聽到陳夏說日語,對陳夏態度大變,指著陳夏說她是壞人,陳夏傷心不已。荒木惟故意將陳山和張離叫到醫院見昏迷的余小晚。在余小晚的病床前,荒木惟不動聲色地觀察著陳山和張離的一舉一動,試圖從中找到破綻,卻一無所獲。張離面對昏迷不醒的余小晚默默落淚,將余小晚身上所帶的那半串珍珠項鏈和自己的重新串在一起,默默祈禱余小晚早日醒來。

  • 在唐曼晴的幫助下,陳山與錢時英在米高梅會面,陳山從錢時英口中獲得關于黃志忠的重要線索,黃志忠貪財好色,喜歡結交名媛和交際花,喜歡抽雪茄,而且只抽哈瓦那雪茄。二人決定從黃自忠的兩點愛好下手,尋找黃自忠的蹤跡。荒木惟得到情報,并根據情報推測之前被劫走的藥品被運到了湖州一帶,于是秘密派人前往湖州搜查。陳山跟陳夏來到荒木惟辦公室,無意間窺到荒木惟快速收起的地圖上標注了湖州,陳山告訴張離,慌木惟可能已覺察藥品藏匿地點。張離來到懷仁藥店通知錢時英,錢時英認為必須發電報通知負責運送藥品的人員立刻轉移藥品,正準備發報時卻停電了。

  • 錢時英被押送至尚公館,陳山在街頭找到失魂落魄的張離,從張離口中得知錢時英已被日本特務拘捕,激動之下陳山要趕往尚公館,被張離理智阻止。陳山來到尚公館,陳夏慌張的質問陳山為什么要騙自己,陳山告訴陳夏,現在陳夏能做的就是不要露出一絲馬腳,否則就只有死。荒木惟帶陳山來到關押錢時英的牢房,命令陳山對錢時英行刑逼供。荒木惟讓陳山想辦法撬開錢時英的嘴巴,陳山順著荒木惟的意思提出將唐曼晴抓來威脅錢時英,荒木惟命令陳山將唐曼晴帶到尚公館。張離與地下黨員麻雀接頭,告訴他錢時英被捕的消息。小四向荒木惟匯報在湖州搜查藥品的情況,日軍行動隊在湖州遭遇埋伏,行動失敗。荒木惟猜測,尚公館內部存在其他臥底。陳山和張離因與錢時英和唐曼晴來往密切,嫌疑很大,荒木惟命令千田英子派人盯緊陳山和張離。

  • 陳山故意讓荒木惟以為錢時英的弱點是唐曼晴,當唐曼晴來到尚公館,荒木惟相信唐曼晴一定能夠說服錢時英投降。果不其然,錢時英在唐曼晴的勸說下交代了中共地下黨的所在之地,答應帶荒木惟前去。荒木惟大喜過望,陳山也以為錢時英會接受他營救計劃的安排,卻不知這一切都是錢時英準備英勇赴死的序曲。荒木惟押著錢時英趕往接頭地點,錢時英卻沒有前往陳山為他準備的逃跑之地,而是來到了西郊樹林。荒木惟發現自己被錢時英耍了,惱羞成怒,決意開槍處決錢時英。錢時英在死前為了打消荒木惟對陳山的懷疑,故意言語誣陷陳山,而荒木惟最終將槍交到了陳山手中,讓他親手處決錢時英。陳山遲遲不能下手,錢時英卻用溫柔堅定的眼神最后看向陳山,而自己佯裝要刺殺荒木惟,被日方擊殺。

  • 荒木惟想繼續控制陳夏,但此時陳夏在失去大哥陳河以后,內心終于完全醒悟。陶大春偽裝聲音打電話向荒木惟泄露了費正鵬潛伏的書店和他的身份,欲借日本人之手收拾掉費正鵬這個叛徒。陳山到書店向費正鵬匯報消息,意外看到費正鵬折紙的“雙三角法”和叛徒駱駝一樣。陳山走后,荒木惟來到費正鵬的書店,費正鵬以投誠為由,供出張離是軍統的臥底,來換取自己帶余小晚離開。陳山離開書店突覺異樣,他感到費正鵬可能叛變而且極有可能就是駱駝,他匆忙趕回家中通知張離暫時躲避,張離起初不愿離去,陳山告訴張離,只有張離離開,自己才能有更多時間與荒木惟周旋,才有可能找到兵工廠分布圖。張離被說服與陳山告別,荒木惟帶兵來到陳山家,陳山稱張離去醫院看余小晚,荒木惟帶走陳山。

  • 費正鵬到醫院為余小晚針灸,向昏迷的小晚坦白他當年出賣余順年的事。荒木惟以余小晚威脅費正鵬,令他交代軍統在上海的據點,企圖滅掉颶風隊。千田帶人來到軍統的據點時中了埋伏,軍統的人早已撤離。費正鵬勸說陳山供出張離的下落,陳山告訴費正鵬如果要和余小晚平安活命,就要聽自己的安排。陳山向荒木惟請求,先去看望陳金旺和陳夏,再向荒木惟匯報抓捕張離的計劃。陳山在給陳金旺做生煎時偷偷傳信給劉芬芳,讓他協助自己的計劃。劉芬芳變聲打電話,和陳山一起設計引荒木惟帶大批兵力離開別院,隨后執行對陳夏的營救計劃。陳山交代陳夏,趁劉芬芳在別院制造動亂后帶陳金旺逃跑。

  • 陳山在荒木惟的注視下走進茶樓,茶樓爆炸,陳山趁機脫身,去跟張離匯合。劉芬芳按照陳山的吩咐火燒荒木惟別院,想趁亂救出陳夏和陳父,但陳金旺受到驚嚇,便不受控制沖向大門,被日軍打傷,陳夏不得不放棄逃跑計劃,讓日軍將陳金旺送去醫院。陳山與張離等人在離開時與追蹤而來的日軍發生火拼,張離為掩護陳山撤退,被荒木惟擊斃。臨死前,張離囑咐陳山一定要找到黃志忠。陳山見到張離慘死在眼前,睚眥欲裂,卻因身受重傷而失血昏迷,后被麻雀救走。陳山醒來,麻雀將張離留給他的絕筆信交給陳山,陳山想起自己與張離一路走來的種種,淚流滿面。陳山決心找到黃志忠,保護重慶兵工廠分布圖,保護祖國山河。

  • 荒木惟最終沒有對陳夏下手。猛將堂里,陳山和麻雀攀談起來,麻雀告訴陳山,余小晚已經被送往延安,余小晚作為革命烈士的遺孤,組織上會盡最大的努力照顧和治療余小晚。陳山也得知自己的父親被日軍打了一槍,現在在同仁醫院,荒木惟留下陳夏和陳金旺,也是為了引自己回去。最后,陳山問起有沒有張離的消息,麻雀告訴他,尚公館通常會將抗日志士就地掩埋在宋公園,張離應該就在那里。陳山決心不惜一切代價找到黃志忠,保護重慶兵工廠分布圖,并且不再回軍統。菜刀皮鞋和劉芬芳幾人在皮鞋的遠方表舅吳八的燈籠坊里等了好幾天,遲遲沒有等到陳山的消息,皮鞋有些著急,正在這時,外面有人敲門,吳八上前開了門,幾人一見是陳山,喜出望外。

  • 晚上,陳山向黃志忠保證他能在荒木惟面前美言幾句,前提是他必須與陳山為伍。黃志忠不相信陳山的能力,決定自己去偷溜出去。黃志忠以方便為由,趁陳山不注意及時逃跑。陳山擔心黃志忠回來找李肖雅,便第一時間趕來。陳山從李肖雅的口中得知颶風隊提前一步得知黃志忠的目的,原來黃志忠一心準備向麻田先生投誠,陳山擔心颶風隊會對黃志忠不利,及時趕來。這時陶先生派手下炸死麻田,黃志忠的目的泡湯,陳山再次營救黃志忠,并將他安全送回來。經過這一系類的事情,黃志忠終于將分布圖的位置告訴了他。為了保險起見,黃志忠拿八分之一的分布圖拿給陳山,讓他帶著荒木惟來到自己面前,在將其余的八分之七還給他。

  • 山和劉芬芳來到交通銀行,威脅行長打開黃志忠的保險柜,陳山拿到圖紙后,意識到桃花紙不全,他來不及細想,趕緊帶著劉芬芳撤退,但千田英子和荒木惟也帶著軍隊趕到交通銀行,并將銀行包圍了起來。幾個日本兵發現了陳山的蹤跡,趕緊追了上去,留下一個趕回去報信。陳山和劉芬芳幾人逃跑時,劉芬芳不慎被日本人發現,千田英子趕緊帶隊追捕,劉芬芳打光了子彈,又被日軍團團包圍,不幸被捕。陳山發現劉芬芳不見后,回過頭查看情況,荒木惟直接捅了劉芬芳一刀,想引陳山出來,皮鞋和菜刀趕緊攔住了陳山,劉芬芳顧不上自己,讓陳山趕緊走。荒木惟見陳山不出來,便打死了劉芬芳。

  • 在麻雀為陳山安排的城外居所里,陳山為死去的親人朋友們點上了香,上完香后,陳山義無反顧地走出房門,他必須手刃荒木惟,讓所有的仇恨最終了結。麻田死后,他的繼任者池田紀由前來上任,在池田紀由為上任晚會彩排時,他熱忱地邀請了荒木惟來為自己五音不全的哼唱伴奏一曲《櫻花》。彈奏中的荒木惟忽然從人群中看見了陳山的身影,他猛地意識到了什么,然而他的彈奏已達高潮,那兩個同時按下的琴鍵觸動了陳山事先安裝的炸彈,將荒木惟和池田紀由一并炸死。混亂中,陳山從容地走出了米高梅。

收起
演職員表